首页[1号站注册]HomePage【VIP注册登录首页】 Menu

1号站平台注册地址_公兴搬场-有你真好

        随着火车的开动,我将离开这个生活了15年的城市–上海,心中伴随着回家的激动又掺杂着离别的凄凉。车窗外的景色随着火车的前行,从亲切开始渐渐变的生疏,又慢慢的有些熟悉。

        历时八小时D25次列车缓缓的驶进此次行程的终点—–哈尔滨西站。走出站台,映入眼帘的已不是当年的景象,随手拉开车门,在与出租车师傅的交谈中驶向家中。推开家门,父母已做好丰盛的晚餐,坐在桌前等待我的归来。

        父母年岁已高,又不愿意离开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到上海和我一起生活,所以我卖掉了在上海的房子,在哈尔滨买了一套大三居,回到这个我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发展,来尽做儿女应尽的孝道。

        吃饭时光顾着享受父母为我做的美食了,没有观察到家里的环境,饭后和父母聊天时才发现客厅里的家具家电都是我在上海时家里用的那些。我心中有些惊讶,站起身来仔细观察了一番,又走进自己的卧室,那些家具依然那么熟悉。

        速度太快了,卖掉房子后,对于这些家具的拆卸包装、运输,一直到哈尔滨家中所有的家具安装归位。“公兴搬场”只用了两天的时间,而且经我仔细查验后发现没有一件破损,这真的是让我没有想到的一件事情。父母发现了我的惊讶的表情,告诉我“在你进家门的三个小时前,这些家具就在5个小伙子的辛苦劳动下全部安装好并把你的衣物放进了柜子里面,没用我们动一下手。而且他们来的时候,我们以为是你买的新家具,外面都用纸壳(纸板)包着的,打开里面还有一层塑料泡沫(气垫膜)包着;盘子碗从纸箱里拿出来的时候每一个都用纸包着的。全打开后我们才发现这是你在上海用的东西…… ”

        坐在沙发上和父母聊了许久,下意识的看了眼手机才发现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这个时间对我这个在上海生活惯了的人来说,现在还没有入睡是正常的,可是对父母来说,他们已经睡下两个小时了,这是因为我回来高兴也忘记了时间。我赶紧让父母回屋睡觉,既然已经回来发展了,以后每天都有聊天的时间。

        我也回到自己的卧室,洗漱后躺在了床上。不知道是养成了习惯性的生物钟还是兴奋的原因,躺在床上无法入睡,看着这些熟悉的家具、物品什么的,也不知道什么时间脑子里浮现出在上海搬家时,“公兴搬场”那几个小兄弟帮我包装衣物碗盘和家具时的场景,那种认真的态度,就像我的这些物品是他们自己家的一样,左一层右一层,总担心路程远会坏掉。

        “公兴搬场”,你的存在给了像我这样远离上海,要回老家发展和要去异地发展,和还在享受着上海快节奏的压力不断拼搏的人们,搬家时如果没有时间来收拾自己物品并且恋旧的人一个极大的帮助。

真心的说句:“公兴搬场–有你真好!”

        这是小编我接到一个省际搬家的客户打来感谢电话时,聊天中身临其境的一个换位感触!